摩登时尚网-摩登时尚奢侈品顶尖媒体平台_摩登高端时尚网站

积家携手一席 丢下你手中的剑 刘若瑀

来源:摩登中国网 责任编辑:Tom 时间:2015-08-29 16:37

 


 

随手摘下一颗星辰

掷到窗前

或许你无意地捡到

时间之外的寂寥

 

 

台湾作家龙应台说,优人神鼓是台湾最值得推荐的表演团体。优人的表演,让她重新思考什么是表演,什么是剧场、音乐和舞蹈。

 

差不多四十多年前,她作为李安的同学,扮演了李安毕业电影《分界线》的女主角。四十年后,她创办了优人神鼓,成为自己的女主角,站上了一席的舞台。这个在台湾与云门舞集齐名的艺术团体创办人,在自己的宁静中击鼓。

 

以一段缓慢的朗诵开场,一袭素净缁衣站在舞台中央,将四十年的时间际遇娓娓道来。她安静沉着的语态和不疾不徐的语速中,有着磅礴的力量。

 


刘若瑀站在一席的舞台上,气质优雅而端庄

 

她是刘若瑀,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戏剧系中国戏剧组毕业后,她又漂洋过海,去到纽约大学学习,也正是在那里,她与导演李安成为了朋友。而彻底改变她人生的相遇,则是她与跟随世界实验剧场之父格洛托夫斯基(Grotowski)进行的一次山林禅训。

 

格洛托夫斯基,这位对20世纪后期剧场艺术影响深远的波兰戏剧家,一生当中的经典理论是“质朴戏剧”,在别的翻译版本中,又叫做“贫穷戏剧”。他认为戏剧的本质,在于演员之间以及演员与观众的互动。他认为舞台的灯光、音效和布景乃至承载戏剧的物理空间,皆可抛弃。如同理论之名,演员周身四壁都无可依赖,贫穷到只能相信自身的感官与内心。

 

正如此,刘若瑀在那片空旷的林野里,在格洛托夫斯基的训诫中,幡然了悟:“原来我唱歌从来不听别人的,原来我们一张嘴都想表现自己,原来要听别人的”。也是在老师的引导之下,她回到台湾之后,想从古老的东西里找寻年轻一代所丢失的自由力量与即兴表达,于是她受到传统狮鼓的启发,创办了“优人神鼓”。

 

优人神鼓的表演现场,道艺合一的完美展现

 

“优人神鼓”的妙趣之处在于,它那响彻天穹的鼓声之中,藏着一个安静的内在。大概是震撼的节奏,反而衬托出了内心的平和。从僧人那里学习禅坐和云脚的修炼方式,击鼓者对自己的情感有充分的掌控力,他们能够给自己预留内在的自由,保持内心的张力。而观众亦能在鼓声之中,发觉被反衬出的安静,从而观照自己的内心,忘却周身的嘈杂,甚至忘却自己,只记得当下。

 

机缘之中,刘若瑀走进了彰化监狱,在这个大部分关押着青年罪犯的监狱里面,教那些曾经犯了错的年轻人打鼓。而这也是她在人生这一场漫长而辛苦戏剧之中,修行的开始。

 

她为他们的天分与进步而欣喜,为他们能够外出演出而争取,为他们只能画着脸带着镣链表演而难过,为他们改不掉打架喝酒吸毒而生气。

 

在这个过程中,她有时愤怒,有时也忍耐,她付出爱,也学会原谅。

 


彰化监狱里的青年罪犯画着脸谱在舞台上表演鼓戏

 

格洛托夫斯基曾对他的演员们说:你应该超越你的限制。当你从有机的抵抗中放空自己,之后你就能真实地反映,你就能到达一个「整体行动」的境界。“优人神鼓”之中那些“忘我”的静谧瞬间,被刘若瑀称为“时间之外”,它们脱离了时间,让我们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对肉体的限制,如同格洛托夫斯基所言,真正从对自己的抵抗逃脱。

 

如同丢下了手中的剑,只有放弃了对自己和世界的敌意,用更大的包容去检视自己与周身世界,这才是终极的真实境界。禅学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有着异曲同工的哲意。

 

刘若瑀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这样说道:“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一直会持续,过日子的安定终还是要往内里寻找。”

 

 

 

积家相信,腕表并不仅仅是一个计时工具,还记录人生。每处地、每个人,皆在时间中发酵,酝酿成为一枚枚动人故事。记录时间,是积家近两百年来的使命;对于记录美,积家怀有深厚敬意。

 

一席,目前国内最好的剧场演讲平台。积家与一席合作,力图呈现15段独具特色的人生。有深度,不喧嚣,在聚光灯下,分享时光流经心底带来的沉淀与体悟。如今,积家携手一席,把这些人隐秘却富有深意的故事讲给你听。

分享到:
摩登时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