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时尚网-摩登时尚奢侈品顶尖媒体平台_摩登高端时尚网站

柳岩道歉贾玲力挺,包贝尔婚礼伴郎团闹伴娘事件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摩登中国网 时间:2016-04-02 09:10

柳岩被“闹伴娘”,陋习太心塞,现代人的婚礼不应该容忍这种歪风! 很多小伙伴都在留言里挺柳岩,挺贾玲,本来以为事情发展到今天,伴郎团没道歉,包贝尔夫妇也没出来道歉,已经很OVER了,结果居然是柳岩出来道歉了……

 

 

视频内容if姐整理了一下,大概如下:

 

首先她感谢了这些天很多人对她的关心,然后解释了自己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现场的情况,是因为自己一直在飞行日程,不停地转机到深夜,在香港接到媒体电话问她看法,她当时很懵,也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什么样了,只是慌乱的表示自己暂时不回应,结果反而造成了包贝尔包文婧和伴郎团的困扰,对此她非常抱歉。

 

她说去参加婚礼的人都是包贝尔包文婧的好朋友,巴厘岛的婚礼是他们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没人希望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特别是她自己,她和包贝尔夫妇是8年的朋友,一起成长一起拍戏,自己特别希望包贝尔夫妇能够幸福,因为自己没有第一时间说明事情,对包贝尔夫妇造成很大困扰,甚至别人的指责,她特别难受。

 

她哽咽着说,自己在扔伴娘的游戏环节的确受到了一些惊吓,所以尖叫了,但知道都是朋友,并不会把自己怎么样,贾玲也帮助了自己,她没有委屈,没有尴尬,也没有受伤害,因为都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她担心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会给朋友造成更大的困扰,但她希望不要因为自己伤害到自己的好朋友,婚礼应该是用来被祝福的,不是被诅咒的。

 

她谢谢大家对她的关心,也对包贝尔包文婧表达自己最大的歉意。

 

完整视频在这里:

看完真是……有种很难描述的感觉。

 

再看她上一条微博,还是开开心心的要第一回做伴娘,顿时更加心塞。

然后晚上11点多,包贝尔的“道歉”出来了,画风清奇。

最开始还是比较正常的。

 

 

然后具体解释的部分,出现了大转折。

 

不知道是不是姐想多了,感觉我看到的意思似乎是这样——
 

“只是一个小事件,没什么大不了的。”

“公关号营销号借此炒作,小题大做,感觉好像我做错很多似的。”

“都是误解,我们一家人被谩骂,好委屈。”

“没人想看到这一步,大家散了吧。”

“我接受所有的祝福,ps 你们的批评有点过了。”

 

虽然柳岩道歉时,if姐已经明白这是事件结束一系列发声的开始,但真是想得到开头,想不到这结局的表态(会是这个鸟样)……

 

说回柳岩,她站出来说话,自然有她的难处,在娱乐圈没背景,多年来独自顶着“靠胸上位”的嘲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如今众矢之的指向的是自己好友,她不站出来表态,难道要站出来哭着让朋友们都道歉?那她之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与其责怪她不顾网友力挺自己出来息事宁人,倒不如心疼她这种事都要一力担待。

 

好在评论里不少网友的三观还是正的,也蛮会体谅她。

 

 

但心疼归心疼,柳岩自己不计较,并不能因此就翻案说,这事小题大做啦,人家自己也没觉得怎么样啊,就是闹着玩嘛。

 

披着“闹着玩”的皮,行性骚扰之实的事,难道还少吗?当事人碍于情面不追究,并不代表这些事就是合理的!

 

 

▼最可怕的是,

有些性骚扰从不被认为是错的


众所周知,无礼的身体接触、抚摸都会被认为是性骚扰,但女性更多遇到的,是更为尴尬、难以界定也难以取证的骚扰。

 

比如柳岩也曾经遭遇的。

 

▲因为胸大,就被公然开黄腔侮辱,而且事后吴宗宪并没有遭到舆论反击,反而柳岩就被冠上“奶牛”的外号。

 

或者郭碧婷。

若是没有合适机会,这些行为导致的愤怒,反而让女性很难启齿——强烈拒绝,就是“玩不起”,没有强烈拒绝,就是“欲迎还拒”。

 

在网易2014年所做的调查结果如下:

受到言语的性骚扰,就是在自己不情愿地情况下,别人对自己说一些性方面的、使得自己很反感的话。

在我们调查之前的一年里,在所有20-64岁的中国女性中,曾经受到过这样的性骚扰的人占13.8%。在城市女性中,这一比例高达15.3%。

 

15%是什么概念?就是每7个女性中,就有1个人遭到过言语性的骚扰。

 

在广大直男癌的心目中,根本没有骚扰这个概念,女性会感受到侮辱的行为,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甚至,是欣赏。

开黄腔 = 调情

猥亵言语 = 赞美

揩油咸猪手 = 友好的、女方很享受的触摸

 

这都是什么鬼!

 

之前说过的闹洞房,也是披着“风俗”皮的常见性骚扰行为。

 

▲上面两张图不是同一个事件,类似这种严重到扒光伴娘的闹洞房,都屡见不鲜,更何况其他相对轻微的骚扰?

 

更过分的是,甚至一些明显是性骚扰的行为,责任也被推到女性自身。

 

这是一段2012年的报道:

 

地铁里的尴尬到底是因为女性穿着太少还是地铁太挤?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617人参与),74.3%的人被地铁拥挤带来的肢体碰撞困扰,81.9%的人认为地铁上存在性骚扰,13.6%的人遭受过地铁性骚扰。59.0%的人认为女性遭遇性骚扰的主要原因是其着装暴露,60.6%的人认为是因为地铁太拥挤。

 

上海地铁官方机构的微博公然引导舆论,放大女性穿着之“罪”,认为被性骚扰就是女性自己不检点。

 

这种情况,也不只在中国发生。甚至有大量女性都在谴责另一些同性——都是因为你自己有错,才会被侵犯。

 

想必包贝尔一家,以及那些还没道歉的、在微博和ins发骂人图的男星,也只是觉得“这很正常啊,没什么大不了”吧。

 

 

▼ 我们的美好,

不是你为所欲为的理由

 

记得在2012年看过一条新闻,两个女孩在地铁里拿着牌子,写着:“我可以骚,但你不可以扰!” 当时姐默默叫好!(虽然妹纸把自己裹了起来,看来还是有压力在的)

 

 

姑娘们,当别人跟你们说,性骚扰是因为我们穿着暴露,请无视!穿着是否性感和会否遭遇性骚扰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只要看看法国或者美国发生的强奸案多,还是印度发生的强奸案多,就知道了!

 

在最后必须分享一下龙应台的《美丽的权利》:

 

台北街头的标语很多,什么“要保命必须拼命”啦,或是什么“在此倒垃圾者是畜牲××”等等,这些我都能够理解。有一个到处可见,甚至上了电视的标语,却使我非常困惑: 

 

穿着暴露,招蜂引蝶,自取其辱。 

 

冬天里,我喜欢穿棉袄,里面再加件厚毛衣,走在街上就像团米包得太胀的踪子。夏天里,我偏爱穿露背又裸肩的洋装,原因很简单:第一,天气太热;第二,我自认双肩圆润丰满,是我全身最好看的部分。再说,我的背上既没痘子也没疮疤,光滑清爽,我不以它为耻。 

炎炎夏日,撑着一把阳伞,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露着光洁的臂膀,让绣花的裙裾在风里摇荡;在人群中姗姗走过,我很快乐,因为觉得自己很美丽。 

但是你瞪着我裸露的肩膀,“呸”一声,说我“下贱”! 

有人来欺负我,你说我“自取其辱”! 

为什么? 

 

 

且让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标语:“穿着暴露,招蜂引蝶,自取其辱。”意思就是说,一个女人露出肩背或腿部,使男人产生性的冲动,进而以暴力侵犯这个女人的身体;创造这个标语的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之下,错的是女人——她不应该引起男人的性冲动。 

 

这个逻辑泄露出三个心态: 

第一,女人的身体是肮脏的,所以创标语的人不能、不愿也不敢正视女人裸露的肌肤; 

第二,他认为男人有“攻击性”是天赋神权,所以侵犯女性是自然现象。 

第三,女人是命定的次等动物,她之受到强暴就如同一个人出门淋了雨一样——谁教你不带伞,下雨是天意!男人强暴女人天经地义,只是你要小心罢了,你不小心,是你活该,还能怪天吗?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我的伯父有片果园。他日日夜夜施肥加料,杀虫遮雨。到秋风吹起时,累累的苹果,每一只都以最鲜艳、最饱满的红润出现。路过果园的人没有一个不驻足观赏而垂涎三尺的。如果有人经不起诱惑,闯进园来偷这些果子,你难道还指责这果园不该把果子栽培得这么鲜艳欲滴?说他“自取其辱”?

 

难道为了怕人偷窃,果农就该种出干瘪难看的果实来?难道为了怕男人侵犯,我就该剪个马桶头,穿上列宁装,打扮得像个女干?到底是偷果的人心地龌龊,还是种果的人活该倒楣?究竟是强暴者犯了天理,还是我“自取其辱”? 

 

爱美,是我的事。我的腿漂亮,我愿意穿迷你裙;我的肩好看,我高兴着露背装。我把自己装扮得抚媚动人,想取悦你,是我尊重你、瞧得起你。你若觉得我美丽,你可以倾家荡产地来追求我。你若觉得我难看,你可以摇摇头,撇撇嘴,说我“丑人多作怪”、“马不知脸长”,但是,你没有资格说我“下贱”。

 

而心地龌龊的男人若侵犯了我,那么他就是可耻可弃的罪犯、凶手,和我暴露不暴露没有丝毫的关系。你若还认为我“自取其辱”,你就该让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来打你一记耳光,让你醒醒。 

 

园里的苹果长得再甜再好,但不是你的,你就不能采撷。我是女人,我有诱惑你的权利,而你,有不受诱惑的自由,也有“自制”的义务。今年夏天,你若看见我穿着凉快的露背洋装自你面前花枝招展地走过,我希望你多看我两眼,为我觉得脸红心跳。但是你记着,我不说你有“毛病”,你就别说我“下贱”——我有美丽的权利。 

 

最后if姐想说:永远记得尊重自己的感受,爱护自己的身体,捍卫自己的权利——我们有美丽的权利,更有说NO的权利!

分享到:
摩登时尚网